1

生命中的贵人——大同师尊

发布日期 2022-8-4

死里逃生 濒死体验

2009年6月中旬,温州。

有一天,我忽然感觉有点软绵绵的不舒服,不知是感冒还是中暑,就感冒药和中暑药一起吃,好几天过去了也没见好。那天 ,又到了星期五 ,那时候我们是每星期五晚上去水心一园友家聚会的。吃过晚饭后我也去了水心,一到园友家我就靠在沙发上,园友们很关心就过来问,我说“也不知是啥情况,吃过药了也没见好,就是有点软。” 一园友握着我的手说是中暑,还说她先生放痧很好的,于是就把我带到她花坦头的家里叫她先生帮我放痧。

我坐在一个圆凳上接受放痧,据说平常她先生放痧很厉害的,一般三针就好了,可我却是特例:头、颈、背都放过了也不见好,从晚上七点多过去的一直放到八点多,不但没放好而且越来越不舒服,他们一看不对劲,急忙把他们隔壁邻居有位中医师叫来;中医师过来一看说是放痧不小心封住穴位了!于是,他们两人一人一只拉着我的手做推拿,说是推宫活血要一刻钟。一刻钟过去了人更难受,他们继续拉着我的手推拿,而我此时其实已经不行了: 耷拉着脑袋,头已经抬不起来了,全身冷汗淋漓,脚也没力气,人站不起来,下半身瘫了一样;两手臂平常细小的经脉涨起来有手指头那么粗!上身像被绳子一圈一圈死死捆住一样,全身从头到脚所有的经脉都寸寸断!痛得不得了!而且不能忍,越忍越痛!此时想起武侠小说里的分筋错骨法的痛苦!就这样任凭它痛,痛得不能再痛!此刻犹如身临其境,才真正体会到生不如死的感觉!太痛了,痛得受不了!二刻钟过去了,那两位推拿的一看我坐都坐不住了,也慌了,急忙叫出租车,把我抬上车往信河街三医最近的医院去抢救!(后来听说这个痛是人临死时灵魂出来前的拆骨)。

在医院的抢救室里,我很安详地躺在急救推车上,此时已经不痛了。医生拿着小电筒在帮我做瞳孔有没放大的检查,园友们围在我身边拼命地叫我不要闭眼,叫我说话。此刻我很安详地躺着,除了耳朵能听得见和意识还清醒外,其他的都不行了,眼睛已经睁不开了,嘴也不能说话了,身体也不能动了。不一会看到(因为眼睛已经睁不开了,是闭着看的)一个雪亮的很锋利的爪从天空中抓下来抓我的头。我一看这不是五六年前被我吃了的螃蟹爪吗?!原来在五六年前的那年夏天,我体弱,整天软绵绵地没力气,老婆好心说螃蟹是补的,要给我补补,结果就买了一个多星期的螃蟹给我吃。我怕腥,吃了些,没多吃。我一看就认出是以前被我吃了的螃蟹的爪在抓我的头,就本能地、无意识地拼命地边叫 “师父救我,师父救我…… ” 边向螃蟹道歉说对不起,对不起!频率相当地快!(因为嘴已经不能张开说话了,这是在意识里的意念活动)。不一会这爪消失了,我看到另一个我从身体里慢慢出来,上升,升到大概一米多停住向下看,看到自己肉体笔直地很安详地没一点痛苦,躺在急救床上,医生还在做检查,园友围在身边叫,看得清清楚楚,医院的房子不见了,看到医院外面公园里的花草树木,空气像是果冻样,有点淡黄色的、透明的。看完这些后不久,从深空中射下来一道白光,白光两边是风铃,我跳上离我近的白光的这端,跟着白光走了,风铃一直在两边晃动着响着。

跟着白光一直走到永嘉我的出生地,在我自己房子后面的那座房子的院子里烧着一堆熊熊大火,“我”在大火前停住没跨过火;在大火前停了一会,就回来了。一回来,在温州三医还在被抢救的我就醒了,醒了就全恢复正常了!由于是抬去抢救的所以不能立马回家,后来医生说是缺钾,就在医院里喝了液体钾,打了盐水,第二天早上回家。

虽然是恢复正常了回来了,但我知道,真正的病根、真正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掉!

 

因果报应 如影随形

很幸运!2010年,天功(凤凰园前身)要在香港办班,我就直接报名去了,地址在香港某大学的一个在半山腰的房子里。在学习班的第二天下午就有稍感不适,以为是水土不服,没在意(事后回想,其实在第二天早上在室外拍集体照前,跟师尊打招呼时就有点不对劲)。

第三天下午,大同师尊正在台上讲课,大家很安静地坐在下面聆听。我突然感到身体好像被绳子捆住一样,试着动了动脚想站起来,脚没力气,手筋也突涨起来,前车之鉴,我马上意识到跟2009年的那次状况很像,就急忙叫起来:“师父救我!” 瞬间全场所有的目光都投向我,黎莎师姐急忙跑过来,和几位园友一起扶我到教室走廊里躺下来,帮我调理。师尊在台上帮我调理。听说当时我发冷抽筋,很难看、很危险,自己不知道。

从第三天下午,开始发作一直到第四天,第五天,两天多的时间里虽然我全身发冷,浑身不舒服,也一直坚持躺在教室走廊里,接收师尊宇宙能量的调理,非常感谢师尊及各位园友的关心和帮助,尤其是刘国平师兄,从教室到寝室都是他扶着我、背着我,来来去去的。

第四天中午休息时,人家觉得天气热,我却发冷、发抖得难受,就抱着被子到室外晒太阳。我躺在地上,盖着棉被,仰望天空,看到师尊有一张半身照,身体向四周射出光的那张照片,在我前上方用手指一张一合地给我调理。那天下午我抱着被子在教室走廊里迷迷糊糊躺着,师尊照样在台上讲课,期间感觉喉咙发痛、恶心,就爬起来到后面卫生间去吐了;由于那几天没吃什么没有东西吐不出来,只感觉吐了一个气泡,软软的,像似海里的软体动物,这个气泡一出来,喉咙马上就舒服了。

第五天, 还是浑身不舒服,躺在走廊里迷茫的眼睛仰望上面,泪水不停地一直往下流,往事历历,觉得这辈子过得很苦很累,就问老天:我到底做错了什么,让我如此痛苦折磨?这时天上出现一张长方形的白纸,白纸从右到左竖着写的一条条记着我以前的罪孽,看不清写什么,只看见满满的一张。我立马很真诚地忏悔,向上天忏悔,向所有被我伤害的众生道歉!曾经有园友看到我背上爬出很多海里的海鲜阴性生命体,我知道我前生是渔民,捕杀了很多海里的生命,我就发誓从今往后不再吃鱼、吃海鲜!这时天蓬元帅出现:他歪着头一脸的不高兴,说:你不吃它们了,那我老猪呢?我赶紧说也不吃不吃!只可惜我只坚持了几年,前几年也是嘴馋,也是被肾结石折腾得要命,听人说肉是要吃的,所以现在偶尔吃点猪肉,食言了。

第六天,我人就舒服了,恢复正常了,而且还参加了联欢会的彩排和表演!前后判若两人,真是奇迹。那几天躺在走廊上半梦半醒、迷迷糊糊的,其他发生什么事不是很清楚。感恩宇宙,感恩上天,感恩师尊!在这个特殊的能量场里,在这个时空点上终于把2009年发生的那件事的那么大的负因果给了结了!只是动静反应太大,吓着大家了,深感不安,感恩师尊的救命之恩!

第七天回家,跟大家在深圳分别,我独自一人坐卧铺大巴去汕头。从车窗向外望去,路边的树木和远处的山峰一闪而过,这时一个镜头映入我眼底:发现远处山上的花草树木在跟我挥手,在向我微笑!我以为看花眼了,把目光拉回近处看,发现空气也在向我微笑!我顿时热泪满眶,万物皆有灵,它们是在向我祝贺,祝贺我重获新生!在为我高兴!

这件事情背后的因果,师尊简单地说了几句:说我在三百年前的法国,曾经是一名海军的军官,一次在巡逻时下令开炮,打沉、打死了那捕鱼的渔民和船。此后那渔民的母亲就跟着我。还有在清朝有一次也做了很不好的事。有园友看到我后背爬出很多海鲜的阴性生命体,还说那捆我的是一条很大很长的带鱼,前世曾杀过它,所以今生来报仇,很凶,要我的命。我曾经开炮杀了渔民,所以后来一世我成了渔民,也让我尝尝渔民的苦,作为一生与海打交道的渔民,吃了杀了捕了一辈子的鱼和海鲜,因而造成了今生很怕腥味,也造成了今生的果,因因果果,难以逃脱!

 

忏悔宿业 增长善根

2015年, 凤凰园又在香港办学习班,我也报名去了。那天在上课前,师尊叫大家先深度忏悔15分钟后再开始上课。我也在下面坐着很真诚地发自内心地用十字加心灵慧语忏悔。几分钟后,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身体下面向上要慢慢钻出来的样子,我以为是信息灵要出来,还用力助它叫它快点出来。此时感觉身体肌肉皮肤从下到上像要裂开一样,有一条条裂缝,就像锤子用力敲墙壁,捶厚冰层一样慢慢地向四周裂开,全身冰冷。有个像古代皇宫里的皇冠一样的东西慢慢摆脱肌肉挣扎着向上钻。钻得很慢很吃力,我以为是信息灵要出来,看它钻得那么慢,就拼命地用劲帮它向上往头上钻出来。终于这个像皇冠的东西慢慢地从头上出来了,在还剩那么一点点的时候,师尊在台上发话了,叫大家收势,原来忏悔15分钟时间已到了。我一听师尊叫收势了,而我头上的像皇冠的信息灵还没完全出来呢,赶紧大叫一声:  师父等一下,它还没出来呢!黎莎师姐一看急忙跑过来,一边用手掌敲我头上的皇冠的边,一边说下去下去,也叫我用意念叫皇冠下去不要出来。此时我全身冒冷汗,而且全身冰冷、僵硬,其实已经差不多是僵尸了,恐怖至极。就这样师姐用手掌把那皇冠慢慢地敲回体内后,让我喝了水才慢慢恢复过来。

真是千钧一发之间!黎莎师姐说那个像皇冠的东西是我的阴神,阴神是不能离体的,离体就意味着死亡。这件事大概的情况是我在忏悔时触动了一个很大的负因果,它直接要我的命,就把我的元神给勾走了,元神出来必须带着阴神一起走,因而那僵尸般的经历其实是阴神钻出来的情景。还好阴神出来在最后还差那边一点点的时候,师尊叫收势了,真是命悬一线,要是再迟一点,阴神全部出来的话,那就回天乏术了,太惊险了,感恩!

恢复过来后,我走到前台跪在师尊前面,泣不成声地边哭边吞吞吐吐地述说着刚才发生的惊险一刻。

本来我应该是个英年早逝的人,只因遇到大同师尊,我才能苟活到现在。师尊恩德,今生无以为报……

周德林
2022.8.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