善根全息 (下)

2019-7-14

而黎莎師姐的述說,卻告訴了我們一個更久遠、更離奇的玉女峰的故事:

「很久以前,這裡住著三姐妹,她們也是從須彌山來的,同在一間小屋裡煉丹。時間久了,老三要出去玩。老大說時機未到,我們還不能見陽光,白天不能出去。老三便設法鼓動兩位姐姐,白天出去看看外面的美景。在慾望的促使下,她們離開了小屋。由於丹氣不足,她們在白天顯現,太陽強光的火焰,把她們定在這裡。武夷山是煉水精華之氣的地方,煉太陽之氣她們的功力不足!現在,無論白天、黑夜,她們只能看著人、仙遊覽。老大說:『我們在光天化日下,如針扎一樣痛苦,一夜之間化無蹤影。』老二說:『我們何時才能回到自己心愛的漂亮小屋裡修鍊?』 老三說:『等到大同師尊來的那一天,也許會有希望。』  小屋的屋神也有靈性,屋神說:『要進來先要打開石鎖;打開石鎖要靈虎幫忙,鑰匙在靈虎山。』 原來我們去天成禪院時,在路邊峭壁上的男士,手中拿的不是令箭,而是開鎖的鑰匙!」

山裡傳來土地公公的聲音:「不守規矩者,下場都一樣!」

這時三姐妹哀嘆道:「哎!現在知道還是守規矩好!當我們知道守規矩時太遲了!」

看著眼前的水光山色,聽著師姐講述的三姐妹的故事,我們不由得思索起故事的深意。沒有規矩,宇宙將無規律可循;沒有規矩,社會將是一片亂象;沒有規矩,我們的體內呈現無序化,我們就將重病纏身!規矩是天道,違背規矩,就是違背天道!

告別玉女峰,我們乘車去了武夷宮,真不愧為世界文化與自然雙重遺產之地。到了武夷宮,方知名不虛傳!這裡是武夷山國家風景名勝區的核心部分,前臨溪流,背倚秀峰,是歷代帝王祭祀武夷君的地方,也是宋代六大名觀勝地之一,是一座很古老的宮院。初建於唐天寶年間(742-755年),宋代擴建至300多間,後毀於戰火。早期名為會仙觀,宋代更名沖佑觀,元代改觀為宮,稱萬年宮,明嘉靖年間始稱武夷宮。現存有兩口龍井,萬年宮和三清殿。

相傳上古堯帝時,彭祖率領族人移居到閩北一帶。當時,這裡洪水泛濫,到處汪洋一片。彭祖的兩個兒子彭武和彭夷帶領族人堆山挖河,疏浚洪水。後人為了紀念武、夷兄弟,就把堆山的山脈叫做「武夷「。

李商隱曾在此述懷;南宋詩詞名家辛棄疾、陸遊、理學家劉子軍、朱熹都主管過沖佑觀。萬年宮現為朱熹紀念館,當年朱熹曾在這裡建武夷精舍,後更名紫陽書院,長期在此講學、著書。

有一代詞宗、白衣卿相之稱的柳永,與武夷更有淵源。當地人在此專門建了一座佔地300平方米的柳永紀念館。

我們從柳永紀念館的側門進去,快速瀏覽了一圈,再由正門出來。這時,已是下午3點半,只見一條清溪從門前流過,我們站在門前牌坊邊刻有「武夷」字樣的景觀石旁。黎莎師姐邊接神諭,邊向我們傳達;我們盡自己的能力記錄。

陽明先師:「修鍊如這樣(指『夷』字)彎彎曲曲修。人似『夷』,走過彎路,那一勾是下地獄。在武夷山修鍊,神也是有選擇的。他們的魂會出去幫助人。人修的好,通上去;修不好,就下來。下去容易,上去難!下來如跑步,上來要一個台階一個台階上。」

觀世音菩薩感測:「好好記住這番話,記住『夷』字。武夷山的『夷』字隱藏一個『人』。這個『人』顯示一個『大』,出頭很難,出去就通天。在人世間修鍊,被勾引下來,就是一個『錢』。人為錢財而亡,不去考慮為命而生。」

陽明先師與朱熹合在一起,又強制性地分開。分開後,陽明先師手裡有「知命」二字。朱熹也有兩個字,他用手把兩個字捂住了,不讓我們看。陽明先師將「知命」放在大同師尊的左手心,旁邊一個「軒」字,然後出現一個橫過來的S形,將三個字圈起來。師尊將右手橫過來蓋在左手上(雙手呈十字形)。陽明先師告訴大同師尊:「有一天你會明白,這個寶會開的。那時你會知道,朱熹不重要,『知、命、軒』重要!」(師姐:似乎與軒轅老祖有關。)

彭祖出現並下達神諭:「知命軒開寶,福、祿、壽。」

這時朱熹將兩個捂住的字擦掉了,不讓我們看。指指地上的八卦圖,上面一個個螺旋的圈,要壓八卦圖。彭祖說:「原來地球陰陽八卦,護佑地球萬物生長。日前智能開發,已衝出八卦。你們鳳凰園、大同,要建立八方來援,步入八宮,頂起支柱,衝出去。否則,又是一場落荒而退、落荒而逃、落荒而滅,自我毀滅!地球氣場已被改造,你們人的氣場隨著24節氣改造。去讀懂百忌篇。」

陽明先師點了三個頭。

朱熹微笑著說:「又一場『武』起來了,這個『武』起來,表明智人與智能較量。你們通過聖人的修鍊,成為智人,會和智能平等。」

陽明先師將「夷「字拆開來給我們看:一個人要生出兩個翅膀,在飛的時候,它展開是個「大」(心量不大,無法飛升)。又看見一個「夷」字,一隻手將「人」彎彎曲曲往下拉,拉下地獄。

陽明先師神諭:「你們來的時候口袋扁扁的,現在口袋滿滿的,回去又是扁扁的。」

大同師尊平時一再強調,要我們注意大我修鍊、注意靈性層次的提高。可我們在污染嚴重的環境中,加上自身努力不夠,總是修不上去!今天的神諭又在指示我們如何做人。要真修,不改變自我現狀是達不到目標的!

告別柳永紀念館,看看時間還早,我們便去大王峰山腳漫步。我們一邊走,一邊談論武夷山、討論一天來接到的神諭。有的神諭非常直白,一聽就懂;有的非常深奧,想了很久也不明白。今天的神諭兩次提到「善根全息「。於是我們圍繞」善根全息「展開了討論。

經過一番討論,最終有了一個較統一的解釋:我們每個人的靈魂,早期都是善的,都有善根。千萬年以來,經過無數次的輪迴,每次輪迴都要被逐漸變惡的環境所污染。於是我們的善根就一世世、一點點地被遺失。直至今天,我們多數人的善根已蕩然無存。唯具有善根者,方能獲得宇宙的真實信息。善根存留越多,獲得的信息越多,信息也越真實。我們的修鍊過程,就是獲得、恢復善根的過程。待到善根全部恢復,我們便與宇宙同體,實現了天人合一。佛「善知識」、「無上正等正覺」,道說「善,人之寶也」、「夫唯道,善始且善成」,儒也講「勿以善小而不為」,《三字經》開頭便曰「人之初,性本善」。我們生活的三維空間,當以善道的倫理修養為基。《五行經》講:「善,弗為亡近。」 善道不修持則危亡必然逼近!當然,這些解釋還需大同師尊做最後的認定;我們期待著!

沒想到一天的行程,在武夷山也就停留了約8個鐘頭,卻收穫滿滿!這滿滿的收穫,當我們返回後又會變成「扁扁的」?

(中國)燕舞城

2019-3-21

image_pdfimage_print